国家三级甲等医院
广西医科大学第七附属医院
全国医药卫生系统先进集体
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先进单位
手机APP二维码
  • 专家、专科门诊
    出诊时间查询
    Experts, outpatient
    visits query
  • 详情点击 >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院内动态 > 列表
工人医院—我成长的地方(赵德伟)
工人医院—我成长的地方(赵德伟)

原院长赵德伟谈感想勉励年轻人


      我原所在部队曾经驻在离梧州不远的贵港,所以早就闻说梧州有个了不起的工人医院,心想将来复员到那里去是个理想的选择。

      谁知,1970年正是医务人员下乡余波未尽的时候,我复员被分配到梧州市铸造厂卫生室当厂医。

      然而,工人医院的美誉不断耳闻目睹,什么“工人医院是桂东南粵西的协和医院”,“广西第一例胃手术、肺手术、心脏手术都是工人医院的王大年医生完成的”,“工人医院的医术曾经比广西医学院还厉害”“抗美援朝时广西胸科手术队的队长就是王大年”,“工人医院的眼科陈序图原来是中山医学院眼科教授”……一些危重疑难病人只要是去了工人医院的,哪怕是效果不好也心甘情愿!

      想成为工人医院的一员,成了我的梦想。

      到1975年我有缘认识了湖南老乡解放初期创建机械厂的谭普德厂长,他和当时工人医院的叶健群书记曾经是机械厂时的亲密搭档,很理解我的心思。

      一天晚餐后带我到了叶书记家,看了看我的毕业证,问了几句话就接收了我。

      我得以到了工人医院上班,成了梧州最威水医院一员。那种光荣感,几十年后的今天还能感觉出当时的荣光!

      我把进到工人医院当作人生难得的机遇,不敢懈怠,不断默默学习吸收前辈们的品德和学识。

      80年代初,秋冬时节,有一次我在内二区值小夜班,34床住着一位近六十岁的上消化道大出血的男病人,几次大量呕血和解黑色大便,虽经大量输血输液,和加滴升血圧的“阿拉明”、“多巴胺”,血压只能免强维持在50/30上下,但是那时没有胃鏡,没有B超更没有CT,具体出血的部位,是什么性质,主要靠推理和经验判断。

      晚7点多又呕血半个痰盂,病人简直处于濒死状态。我很快找到胡康医生,他来到床边听完我的简单介绍判断说,“很可能是球部溃疡,胃酸自身消化腐蝕了动脉壁而大出血,立即手术一搏,有一丝希望,靠内科止血肯定无效死亡!”。

      家人得知是梧州名医说的,立即同意搏一搏做手术。

      胡医生在前面小跑,我双手托起病人在后面跟。我赶到达三楼手术室,胡医生已穿好手术衣,正在已经戴上了手套的手上再加戴上一双手套。

      消毒铺单,切开腹壁,直奔十二指腸,立即切开,发现了一根棉签粗细的小动脉在冒血,立马结扎,观察无误,立即关腹,再立即加圧输血输液,一气呵成不到半个小时。

       第二天早晨,病人奇迹般的清醒了!

       病人家属将写有“剑胆琴心,起死回生”的红色赞扬信贴在在医院大门口,我和同事下班路过时觉得格外醒目,感觉特别自豪。

       这是工人医院一百多年救死扶伤“尽心尽力,勇担艰险”之点滴,毫不逊色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把垂危的重伤员背下火线!

       工人医院竭尽全力为病人的传统哺育了我,不断争上游精益求精的团队精神教育了我,使我从住院医生成为了主治,成为了副主任医师,当上了院长。也为我以后的成长打下了坚实基础!

      工人医院是许许多多医务人员成长的地方!在她115院庆的时候我们格外怀恋和感恩!

\
 


相关热词搜索:德伟 工人 医院

上一篇:我院进行规范处方、麻醉和精神药品管理专项检查
下一篇:我院推出诊疗卡,群众看病更便捷

“左键”点击查看详细信息